您的位置 > 首頁 > 學者聲音 > 【察網】 賈根良:我國應該加強西方政治經濟學的教學與研究

                                        【察網】 賈根良:我國應該加強西方政治經濟學的教學與研究

                                        來源: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 | 2018-10-21 | 發布:經管之家

                                        20世紀90年代以來,在非馬克思主義的西方經濟理論內部,不僅發生了非馬克思主義的非正統經濟學與西方正統經濟學之間的尖銳對立,而且也出現了與西方國家的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融合”發展的局面,“西方經濟學”的概念已不能反映和容納這種巨大變化的新情況。由于我國大學中講授的“西方經濟學”是清一色的西方正統經濟學,本文將西方非馬克思主義的非正統經濟學命名為“西方政治經濟學”。“西方政治經濟學”對市場經濟的運行機制和規律的研究比“西方經濟學”提供了更現實和更深刻的描述和分析,其理論研究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創新也具有直接的和重要的借鑒價值,因此,我國經濟理論界應該大力加強對“西方政治經濟學”的研究,并對高等學校財經類專業西方經濟理論的本科課程設置進行改革。

                                        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后,在正統經濟學界鮮為人知的海曼·明斯基名聲大噪,“明斯基時刻”的概念迅速傳遍了世界各國的經濟理論界和政策制定部門。明斯基在西方經濟理論界屬于備受西方正統經濟學(Orthodox Economics)排擠的后凱恩斯主義經濟學派,與其具有共同命運的除了西方發達國家的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外,還包括西方其他非馬克思主義的非正統經濟學(Heterodox Economics)的流派,如新熊彼特經濟學、老制度主義經濟學、女性主義經濟學、社會政治經濟學和替代性教規經濟學等。在這些西方非正統經濟學中,究竟還有多少明斯基式的人物一直被埋沒?明斯基作為后凱恩斯主義經濟學派的代表性人物尚且如此,遑論其他學者?“明斯基時刻”這種現象不僅反映出西方正統經濟學長期打壓非正統經濟學的不正常狀況,而且也折射出我國經濟學界在引進西方經濟理論上存在著重大缺陷,即缺乏多元主義的科學精神。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繼承悠久政治經濟學傳統的西方非正統經濟學各流派得到了迅速的壯大,他們目前正致力于發展一種綜合性的和統一的理論框架,對以新古典經濟學為基礎的西方正統經濟學形成了嚴峻的挑戰。本文將首先從廢棄“西方經濟學”的概念在我國所導致的惡果入手,扼要論述堅持“政治經濟學”和“西方經濟學”基本區分的必要性。然后,本文將從西方經濟理論界正統與非正統之間對立的事實出發,討論在中國學術話語體系中將西方非馬克思主義的非正統經濟學命名為“西方政治經濟學”的必要性。最后,本文在對我國引進西方經濟理論上缺乏多元主義的原因進行分析后,將從中國經濟學多元化發展、加強和創新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角度,闡明加強西方政治經濟學教學與研究對繁榮我國經濟科學的重要意義。

                                        一、堅持“政治經濟學”和“西方經濟學”的基本區分

                                        在哲學社會科學領域,一種學科術語的廢棄或啟用并非只是名稱改變這樣一種簡單的事情,而是隱含著學者們對某種哲學社會科學范式的否定或認同,甚至包含著某種政治追求。例如,在19世紀和20世紀之交的英美國家,在新古典經濟學家的推動下,“經濟學”作為學科的稱謂取代了“政治經濟學”這個傳統術語。

                                        有關美國的情況,弗雷德里克·李指出,“在1885—1990年這個相對較短的階段,美國經濟學發生了轉變,美國經濟學家的用語也發生了轉變,把使用古典政治經濟學教科書、閱讀亞當·斯密、大衛·李嘉圖和穆勒的著作的專業和課程稱為‘政治經濟學’,把使用新古典教科書、閱讀馬歇爾和其他新古典經濟學家著作的專業和課程稱為經濟學。結果,大約在1900—1910年,美國所有大學和學院的經濟學入門課程和研究生課程都在講授新古典價格理論,馬歇爾的《經濟學原理》是標準教科書之一”。

                                        對新古典經濟學家們來說,這種學科術語的改變具有三重目的:

                                        首先,遠離棘手的和引發尖銳社會沖突的重大政治經濟問題。新古典經濟學家們宣稱經濟學是“節約、最大化和效率的科學”,而不是研究人與人之間“生產關系”的政治經濟學。因此,“經濟學”必須擯棄政治、技術、制度和文化意識形態等因素,致力于發展一種不受這些因素影響的有關資源配置的“客觀”科學,這樣,他們就將政治經濟學對社會、政治和道德等寬廣問題的關心縮小到對個人經濟行為和市場運行的分析,從而遠離了棘手的和引發尖銳社會沖突的重大政治經濟問題。新古典經濟學的這種“遁世主義”的經濟理論遭到了一些有見識的經濟思想史家的批評,如米爾斯指出,“當時,英國在世界上的領先地位正在消失,但是,在英國取得其令人矚目的發展的新古典主義卻從來都既沒有就其中的‘為什么’提供過分析,也沒有就‘如何才能遏制這種現象的繼續發生’開出過什么藥方,盡管當時人們已經廣泛意識到了正在成為事實的這一不利趨勢”。

                                        其次,成為得到官方支持的正統經濟學。“就新古典經濟學成為并依然是資本主義意識形態的遮羞布而言,它是沒有意義的。……新古典經濟學的推動力起初部分來源于意識形態領域(抵制馬克思在社會壓力不斷增長的時期所產生的影響),……通過將其分析與歷史分析脫鉤,成為‘靜態’理論,為在現狀之內運轉和維持現狀服務”,其“出現和發展得到了經濟和國家的貨幣、權力和現狀的認可——它在知識和意識形態上維護現存的資本主義體系。因此,1900年時候的新古典經濟學中融合了一種客觀解釋資本主義如何運行的研究綱領,以及推動資本主義的一種意識形態綱領。后一種綱領進而確保了新古典經濟學可以反多元化,可以使用任何手段去壓制非正統經濟學家和非正統思想,將它們從學術界和社會中清除掉”。

                                        最后,對特定研究方法的認同。雖然人們目前對“政治經濟學”和“經濟學”這兩個術語的含義不存在共識,而且,《新帕爾格雷夫經濟學大辭典》在“政治經濟學與經濟學”這一詞條中也說,“自它們產生以來,涵義都有所變化,然而,兩者基本上可以看作同義語”,但實際上,從其起源來看,對新古典經濟學家們來說,之所以要用“經濟學”替代“政治經濟學”作為學科術語,原因就在于它賦予了“經濟學”與后者截然不同的一種研究方法:“政治經濟學提出的經濟理論建立在社會—歷史方法上,歷史、制度和社會階級的互動被賦予了中心的地位。經濟學將它的分析建立在個人主義方法論上,它提出不考慮歷史的理論,這一理論的有效性不受時間和空間的限制”,這種對個人主義方法論和數學形式主義的認同,目前仍是西方正統經濟學打壓非正統經濟學的兩個重要標準。

                                        在世紀之交,我國曾發生過有關“西方經濟學”這個概念的存廢之爭。反對使用“西方經濟學”這一術語的學者認為,“西方”是一個地域性概念,“西方經濟學”這個用語是不正確的,應予廢棄。但這一看法與“西方經濟學”這個概念在我國的起源和約定俗成的用法完全不符:在我國,“西方經濟學”中的“西方”不是地域性概念,而是政治性概念。正如吳易風教授指出的,自從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創立以來,經濟理論領域一直存在著兩大對立的經濟理論體系:一是無產階級政治經濟學或經濟學,一是資產階級政治經濟學或經濟學,在我國,用全稱的“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或簡稱的“政治經濟學”專指馬克思主義的理論經濟學,用“西方經濟學”專指西方國家的理論經濟學特別是現代西方國家主流派的理論經濟學(相當于本文的正統經濟學的概念——引者注),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和“西方經濟學”代表著兩個不同的經濟理論體系。

                                        反對使用“西方經濟學”這一術語的學者“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們主張使用“現代經濟學”取代“西方經濟學”的目的實際上是為了排斥包括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在內的其他經濟學理論體系,確立西方正統經濟學在中國經濟學界的統治地位。

                                        首先,在他們看來,只有西方正統經濟學才是“現代經濟學”,其他經濟學理論體系都是落后于時代的老古董。正如吳易風教授指出的,這些“學者認為,現代西方國家的理論經濟學,研究的是現代經濟問題,因而是‘現代經濟學’,而馬克思主義的理論經濟學研究的是一百多年前的經濟問題,因而不屬于‘現代經濟學’。在他們那里,‘現代經濟學’指現代西方經濟學,特別是指現代西方國家主流派的理論經濟學。他們企圖把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從‘現代經濟學’中排擠出去”。

                                        其次,這些學者認為,只有西方正統經濟學才是科學的經濟學,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只是一種意識形態。2005年6月27日,在中國人民大學召開的“中國經濟學教育回顧與展望”研討會上,針對“中國高校學科劃分中的‘政治經濟學’(即馬克思主義經濟學)與‘西方經濟學’的分割,與會部分講者在將后者說成是‘科學’的和‘現代’的同時,還試圖將前者概括為‘意識形態’和‘落伍’的”。實際上,這些學者所謂的“現代經濟學”不僅不包括馬克思主義經濟學,而且也不包括西方非正統經濟學諸多流派。

                                        在過去十多年中,中國高等學校財經類專業課程設置的變化見證了主張廢棄“西方經濟學”概念的目的所在:除了經濟學專業外,我國許多高校包括國際經濟學和財政金融等在內的財經類專業在本科課程設置中取消了政治經濟學;在研究生入學考試中,許多高校在理論經濟學專業的基礎課考試中,使用“微觀經濟學”和“宏觀經濟學”代替“政治經濟學”和“西方經濟學”,西方正統經濟學在中國高校的支配地位得到了空前的加強。

                                        然而,令廢棄“西方經濟學”概念的提倡者始料未及的是,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后,西方正統經濟學的支配地位在西方發達國家受到了廣泛的質疑,《資本論》受到追捧,明斯基和皮凱蒂名聲大振,長期被壓制和被邊緣化的西方非正統經濟學開始進入西方國家公眾的視野。在發達國家這種變化的影響下,西方正統經濟學在我國也開始受到了越來越多的質疑。特別是在十八大之后,習近平總書記對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重要性的強調使我國許多高校財經類專業重新開設了《資本論》課程,但卻發現能夠講授該課程的合格教師奇缺。筆者不僅贊同我國高校加強馬克思主義經濟學教學的重要舉措,而且也一直在強調要振興在我國衰落已久的經濟思想史和經濟史學科,但本文擬不對這些問題進行討論。本文將集中討論發達國家非馬克思主義主義的經濟理論界的現狀,并從經濟思想史的角度做出分析,旨在為改革我國西方經濟理論的教學與研究提供相關政策建議。

                                        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后,在對西方正統經濟學嚴重缺陷的眾多質疑中,一個重要的事件就是新一輪“經濟學改革國際運動”的興起。所謂“經濟學改革國際運動”(the postautisitic economics movement)是指2000年由法國學生發起,并在法國、英國和美國等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產生廣泛影響的經濟學教育改革運動,學生們使用精神病學的一個術語痛斥西方正統經濟學的“自閉癥”,指責其已經沒有能力解決真實世界的許多重要經濟問題,呼吁經濟學發展的多元化、批判性思考和對真實世界的研究。

                                        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后,“經濟學改革國際運動”再次風起云涌。2009年,億萬富翁喬治·索羅斯有感于發達國家高等學校中講授的經濟學課程已不適應當代世界經濟發展的需要,出資成立了“新經濟思維研究所”(Institute for New Economic Thinking),其中重要目標之一就是改革經濟學課程設置,編寫新的經濟學教科書。2011年11月2日,哈佛大學大約70名學生在著名教授雷戈里·曼昆講授的經濟學課程上,通過罷課并發表《哈佛學生致曼昆的公開信》的方式表達了他們對正統經濟學根深蒂固的偏見、脫離現實和缺乏批判性思考的強烈不滿。2012年,德國學生發起了新一輪的經濟學教育改革請愿活動,這一活動很快就擴散到了世界各地,在許多國家涌現出了眾多的“后危機經濟學社團”、“重新思考經濟學聯盟”等學生社團組織。2014年5月5日,來自19個國家的42個學生團體發起成立了“國際學生經濟學多元化倡議行動”;一年之后,這一組織就已發展為31個國家的82個學生社團。

                                        新一輪“經濟學改革國際運動”再次直指西方正統經濟學的統治地位。例如,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后危機經濟學社團”在其2014年的調研報告《經濟學、教育與無知——曼徹斯特大學的經濟學教育》中指出,曼徹斯特大學將經濟學的新古典經濟學范式提升為經濟學唯一的學習對象,其他經濟學流派如制度主義、演化經濟學、奧地利學派、后凱恩斯主義、馬克思主義、女性主義和生態經濟學等在經濟學專業的課程設置中幾乎是完全缺乏的,這種狀況扼殺、損害和壓制了對于經濟學的認知至關重要的創新、創造力和建設性的批判,違背了曼徹斯特大學自己的教育指導方針。

                                        實際上,在西方發達國家的大學里,正統經濟學支配曼徹斯特大學經濟學教育的狀況并非個例,正如《國際學生對經濟學多元化的呼吁書》指出的,這是一種具有普遍性的現象。在學生們看來,這種狀況在民主社會中是不正常的,“并非僅有世界經濟處在危機之中。經濟學教學也同樣處于危機之中,并且此危機所殃及的范圍遠在象牙塔之外。今日之所教塑造了明日執政者的頭腦,因此也塑造了我們棲身的社會。……歸根到底,經濟學的多元化教育是健康的公共辯論的必需品,她是民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因此,“國際學生經濟學多元化倡議行動”呼吁:“不同校園,同一心愿,我們期盼,經濟學課程能有所改變”。

                                        那么,在西方發達國家,正統經濟學和非正統經濟學之間的分裂是如何產生的?正統經濟學這種單一經濟學范式支配經濟學教育的狀況又是如何形成的?在非馬克思主義的西方經濟理論內部發生嚴重對立的情況下,我們為什么有必要提出“西方政治經濟學”的概念,用來專指西方非馬克思主義的非正統經濟學呢?

                                        二、“西方政治經濟學”概念提出的必要性及其界定

                                        在這里,我們首先需要對西方經濟理論界中正統經濟學和非正統經濟學的概念做一簡單說明。除了在哲學基礎和研究方法上存在著根本性的不同外,正統經濟學和非正統經濟學最重要的分野就在于其對資本主義制度的現狀不同的態度:正統經濟學對其進行辯護,而非正統經濟學無論是出于改良還是推翻這種制度的目的,都對其持批評態度。與“正統”和“非正統”相聯系的,還有“主流”和“非主流”這兩個詞:在一定時期內,非正統經濟學可能成為某個國家的主流經濟學,比如20世紀前30年的美國制度主義;同樣,正統學說也不一定是主流,比如奧地利學派。

                                        如果了解經濟思想史,我們就會知道,目前西方國家的正統經濟學是在19世紀末“邊際革命”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從19世紀40年代到20世紀30年代,繼英法古典經濟學之后,在歐美國家相繼誕生了歷史學派、馬克思主義經濟學、邊際主義經濟學(包括數理經濟學派和奧地利學派)、老制度學派、熊彼特經濟學和凱恩斯經濟學。19世紀90年代,馬歇爾通過綜合“邊際革命”的成果,創建了新古典經濟學,這種經濟學在美國也得到了發展。雖然新古典經濟學在20世紀初期的英國和美國已經取得了正統經濟學的地位,但在20世紀40年代以前,整個歐美發達國家的經濟學界總體上仍呈現出多元化的發展格局。

                                        重大的變化主要發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在當時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兩大陣營的尖銳對立中,在美國產生的麥卡錫主義對西方非正統經濟學造成了嚴重的打擊。麥卡錫主義是指1950—1954年間由美國參議員麥卡錫在美國國內掀起的反共和反民主的潮流,它惡意誹謗、肆意迫害共產黨和民主進步人士甚至持不同意見者。從1950年初麥卡錫主義開始泛濫,到1954年底徹底破產的前后五年里,其影響波及美國政治、外交、學術研究和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信奉所謂自由市場經濟的美國正統經濟學家借助麥卡錫主義打壓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和其他非正統經濟學流派,通過動用國家力量、商業團體力量和高等教育機構中的精英階層等,使得非正統經濟學家在大學中得不到雇傭,即使被雇傭也容易被開除。

                                        直到1970年之后,西方正統經濟學動用國家力量打擊西方非正統經濟學的行為才退居間接角色,而在這時,通過大學的科研績效評估(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 或ResearchExcellence Framework)特別是通過期刊等級評價等職業力量對非正統經濟學的排擠開始占據主導地位。

                                        這類似于目前我國高等學校的學科評估。西方一些經濟學家的研究表明,SSCI即所謂的“權威期刊”實際上只是西方正統經濟學的陣地,包括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在內的西方非正統經濟學各流派和經濟思想史的研究根本就不可能在這些刊物上發表研究成果,這就導致對存在西方非正統經濟學的相關大學系科的學術評價很低;為了提高評估績效,這些大學在招聘、晉升、研究戰略等決策上不得不歧視從事非正統經濟學研究的學者,直至驅逐這些非正統經濟學研究者,這導致了非正統經濟學在歐美國家絕大多數名牌大學的消失。

                                        但是,非正統經濟學在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的這種艱難環境中還是生存下來了。在度過了20世紀50年代的滅絕性危機后,西方非正統經濟學在60年代重又開始活躍起來了,并在以后又產生了許多新的學派,如60年代末產生了生態馬克思主義,70年代產生了后凱恩斯主義經濟學、馬克思主義的法國調節學派和積累的社會結構學派, 80年代產生了新熊彼特學派和女性主義經濟學,21世紀初產生了替代性教規經濟學。特別是20世紀90年代以后,冷戰的結束,經濟學多元主義思潮在西方國家的興起,經濟學改革國際運動的爆發,國際金融危機對正統經濟學理論根基的打擊,以及非正統經濟學家更加積極的學術組織活動,這些因素共同導致了西方非正統經濟學的迅速壯大,弗雷德里克·李甚至用“涌現”這個詞形容非正統經濟學從1990年到2006年期間在西方發達國家經濟學界所取得的長足發展。

                                        20世紀90年代以來,西方非正統經濟學發展的一個突出特征就是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和非馬克思主義的非正統經濟學之間整合性或“融合性”的發展。在19世紀下半葉,由于受到馬克思對資產階級所有經濟學流派批判的影響,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的發展曾中斷了對古典經濟學解體后非馬克思主義的西方政治經濟學研究成果的吸收。在國內外經濟學界一直流行著這樣一種看法:馬克思主義經濟學與目前被稱作非馬克思主義的西方非正統經濟學在理論上的相互借鑒發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后,但弗雷德里克·李的研究卻指出,在20世紀前半葉的制度主義經濟學、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和凱恩斯主義經濟學的發展中,它們之間的理論接觸就已發生;在20世紀60年代到80年代,包括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在內的西方非正統經濟學各流派之間這種多元化理論接觸的普遍趨勢持續不斷,以至于“到了1990年,很多非正統經濟學家在各種方法之間已經看不到明顯的理論界限,這一結果反映了理論上的整合已經發生”。

                                        在西方非正統經濟學這種整合性發展的基礎上,西方非正統經濟學家們致力于發展一種對西方正統經濟學替代性的經濟理論體系,以便改變各流派沒有一個統一理論框架和一盤散沙的局面。正如張林教授指出的,“當前,非正統經濟學家形成的共識是: 要成為新古典主流經濟學的替代性經濟學體系,非正統經濟學各學派必須融合發展,形成一套整體的非正統經濟學理論”。西方非正統經濟學的一些經濟學家致力于發展一種將馬克思主義與非馬克思主義非正統經濟學綜合在一起的框架,例如,奧哈拉和弗雷德里克·李就是這方面的代表性人物。奧哈拉提倡一種綜合了馬克思與其他非正統經濟學家研究成果的制度與演化政治經濟學的分析框架;李以批判實在論經濟學方法論、馬克思主義的階級分析方法和斯拉法的社會剩余方法為基礎,以扎根理論(grounded theory)為經驗研究方法,綜合后凱恩斯主義的國家貨幣和不確定性理論、制度主義的社會構造矩陣方法、
                                        本文已經過優化顯示,查看原文請點擊以下鏈接:
                                        查看原文:http://econ.ruc.edu.cn/displaynews.php?id=14959

                                        看圖學經濟more

                                        京ICP備11001960號  京ICP證0905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4107號 論壇法律顧問:王進律師知識產權保護聲明免責及隱私聲明   主辦單位:人大經濟論壇 版權所有
                                        聯系QQ:2881989700  郵箱:[email protected]
                                        合作咨詢電話:(010)62719935 廣告合作電話:13661292478(劉老師)

                                        投訴電話:(010)68466864 不良信息處理電話:(010)68466864
                                        河北11选五走势图表